浙商大主页 | 旧版 | 管理
网站首页 校情总览 新闻动态 校友组织 商大人物 情系商大 校友刊物 基金会 我要捐赠 服务校友 精彩相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系商大 > 校友文苑
武焕章:杭州
发布时间:2018-9-18

"杭州"是我小时候的老邻居。在我六、七岁时,她大概有四十六、七岁。"杭州"(莆田话音为"汉妞")是地道的杭州人。在我的记忆里,她高大魁梧,说话大大咧咧。

"杭州"的老公叫"吓钵"。那是一个美男子。即便是海风浸黑了他的肤色,也遮不住他的伟岸、俊美。

关于"杭州"是如何远嫁到千里之外的我们这个海边抗倭古城,大概有两个版本。大人们的版本是,年轻的"吓钵"参军到杭州,驻地附近的一位年轻姑娘因缘际会地与他相识、相爱,并在杭州结婚。后来,"吓钵"思念故乡,先自一人回归故里。思夫心切的"杭州"不久也来到了这个古城,共同生活在一起。

他们还有一个版本,那是我们小孩子们的版本。据说,"阿钵"年轻时是古城讨海的"三硬壮"之一,只要他们当中任一位站立船头,海盗就会望风而逃。年轻的"阿钵"有一次驱船北上,在杭州湾的一处渔村上岸换取给养,不料遇上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杭州姑娘。一来一往,彼此倾慕,欲定终身。然,"吓钵"终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闽荒之地,姑娘家人怎能应允?

无奈之下,"吓钵"与姑娘在一个风高浪急之夜,循着原先定下的暗号,私奔到"吓钵"的船上。而后,冲破万千波涛,携手来到我们的古城。

对于上述两个版本的真伪,我从来都是坚信我们小孩子们的版本。即便是现在的我,也不愿去求证"杭州"家人以获得一个官方的版本。

但不管是那个版本,都有这样共同的史实。"杭州"来时,"吓钵"不是一般的穷。一间破屋,吃、住都在一块,屋里还养着大、小牲畜。后来,他出海打渔搞运输,她在家料理家务照看儿女,日子渐渐见好,竟盖了古城里少有的气派石头房。

"杭州"很善良。她的长孙名曰"建新"是我小时候的玩伴。那时,我常到他家玩耍。"建新"也教会我许多诸如麻将、纸牌之类技能。看到我们贪玩,"杭州"总会用杭州话对我说些我听不懂的话。"建新"翻译给我讲,那是她叫我们要多念书,不要老是玩,就知道玩呀。少时海边缺吃的。有时候,我在"杭州"家会从她们食罩下拿点好吃的。有那么一两次,也被"杭州"发现了。她也是一笑而过。

"杭州"最让我铭记的是她的哭声。那大概是我上小学后的一天(求证邻家小妹说是1983年农历6月期间)。"吓钵"海上归来,泊船于"后江"(古城前后皆是海,后面的港湾谓之"后江")。我清楚地记住那是夏季,据说是"张大人"(福建沿海对主宰某些领域的升天人物神灵谓之"大人",据说"张大人"等神灵主宰北江)生辰或升天的季节。一天,"吓钵"在船上突然不行了。消息传来,半城震动。"杭州"哭声惊天动地。她拿着一大把的焚香,长跪在古城精神圣地的城隍庙前喊诉哭求,说着愿以自己的命换回老公"吓钵"一条命等之类的话。呼天唤地,江海呜咽。此情此景,所见之人定当终生难忘。即便是几十年后的今天,她的哭声似乎还和海风一样,回旋于古城上空。

"阿钵"终归走了。我们和"杭州"一样伤心。我母亲讲,"阿钵"可能已被"张大人"收归麾下。我信。因为"阿钵"走前,海盗又起;"阿钵"走后,海盗消声匿迹,海上升平至今。

又过了几年,古城又来了一位"四川",肤色细腻,白里透红,很是漂亮。她也是和古城里一位浪迹天涯的小伙子私定终生而来的。后来,像她这样的姑姑越来越多。时有童谣:"鹭江,争秒,四川婆,台湾表…"。所谓的"鹭江"、"争秒"都是当时产自厦门的上品香烟;所谓的"台湾表"指的是台湾产的"双狮"牌自动机械手表,质量不错的。至于"四川婆",狭义指的是四川来的姑娘,广义指的是外地来的姑娘。是褒是贬,见仁见智,不一而终。我历来是叫"好"不绝。

我上中学后,屋后的邻居来了一位高挑的"山东"姑娘。据说她被许多人认为是古城最漂亮的姑娘之一。来了不久,她就挑起了家庭的小担子,勤劳肯干,颇多好评。没过几年,一次我回到古城,听我母亲讲那"山东"去海边捞海蛎夜归路上因病发而英年早逝。听后一阵茫然,伤心不已。

这些女性对我们这一批的小男孩们影响很大。她们的勇气大概也塑造了我,其中以"杭州"尤甚。年纪渐长,"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"闻矣!对"杭州"之勇气佩服不已。1991年,我高考多填报杭州所在之院校,盖受之影响。这一年,我考上杭州商学院。行前我专程拜访了"杭州",想为她寻得失联多年的故里。问她老家居何处,只得到她老家的房子前后有许多桑树之云云矣。按照上述特征,我也在杭州湾走了许多地方,但房前房后桑椹如林的地方已是百里如一。难道这杭州城里到处都有敢于私奔的"杭州"?果真是杭州无处不"杭州"吗?

时过境迁,我长期奔忙在外,但始终牵挂着那些私奔而来的姑娘之生计。前些年,我一回到古城,总是神经质地追问着哪位姑娘私奔来,又有哪位姑娘私奔去。但汹涌的社会已经没有这样的土壤了。我听到的大多是百万新娘的故事传奇了。据说,老家古城小伙子找对象都要谈妥钱银在先了,起步价就要80万大洋了。

人届中年,应接不暇。好几年,我竟没有关心过"杭州"、"四川"、"山东"们,没有关心过她们的事。我,没了少年时的锐气,似乎能活得不卑微就是吾辈的胜利了。对于那些私奔的事、私奔的勇气,我也嗤之以鼻。也就在这个的大年三十晚上,我午夜独访古城住所旁祀有"田公元帅爷"的文昌祠。祠志曰:"天仙府田公元帅,乃天庭玉皇三太子。因酷爱歌舞,羡慕梨园生涯……尔后投胎杭州府田员外家……"。是时,惊觉家乡古城和杭州缘深似海。今年初夏,我送爱女去杭州学艺。不久,女儿说,"我喜欢杭州。"我寄语于她,"喜欢杭州,就不要给杭州抹黑。何谓抹黑,不努力就是给杭州抹黑……"

谨以此文,感谢"杭州"。

谨以此心,怀念杭州。

 编辑:许露萍

Copyright ©2011-2013浙江工商大学校友办公室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3962号 浙公网安备33011802000512号
地址:浙江省杭州下沙高教园区学正街18号综合楼1167室 邮编:310018 联系电话:0571-28877535 投稿地址:xyh@zjsu.edu.cn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