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商大主页 | 旧版 | 管理
网站首页 校情总览 新闻动态 校友组织 商大人物 情系商大 校友刊物 基金会 我要捐赠 服务校友 精彩相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系商大 > 校友文苑
何进平:草原深深(十一)
信息来源:68届医102班校友 何进平 发布时间:2018-9-14

1969年2月底,离我远赴内蒙古赛汗塔拉肉联厂去报到的日子,只有两三天了。晚饭后全家人聚在一起聊天,期间母亲对我说,内蒙缺水,你喝水时只倒半杯,不要浪费……我们全家在半干旱的大西北生活过十几年,耳濡目染和自己的切身体会,感到水的来自不易。现在要到干旱的内蒙古高原,母亲再强调一下,我也就默然于心。

赛汗塔拉的用水情况是这样的: 全镇共有一万二千人,只有铁路一口机井供水。机井的位子就在火车站和我厂大肉店之间的一块空坪中,南面是铁路家属区,北临东西向的主干道。机井房的四周很宽阔。

铁路家属自己到机井挑水,地方则是用马车牛车拉水,水是收费的。我厂财会一会计家在旗人委,她讲: 每天马车挨户送一次水,每桶水一角钱,平时吃用只要一桶,若洗澡洗衣得好几桶。一般家庭是很少洗澡的。

我每天晚上都要洗脸洗脚,开始,烧水的临时工楊大爷说,你们南方人爱干净,晚上还要洗脸洗脚。时间一长,有天他对我说,洗什哩,天天洗,天天洗! 第二句天天洗明显加重了语气。他是位为人和善的回族大爷,他儿子也在兽医组,和我是同事,为何会如此呢? 细细想来,还是心疼水。考虑到他的情感,后来我基本上,等他晚九点封炉下班后才去打水。

赛汗塔拉每年10月开始结冰,机井口日积月累的形成了一个,机井口灌水处高,四周低的圆形冰盖,型似倒扣的锅底。直径约十四五米,坡度较陡,拉水的牛马车又是倒上去的。因每年12月后是厂里的生产淡季,我们基本上在机井旁的大肉店帮忙,所以经常看到倒车的牛马滑倒的现象,赶车人自己在斜冰上都站不稳,还要去扶马扶牛,扛车辕,实在是太艰难了,也可说是: 水是滴滴皆辛苦!

今天去过内蒙古旅游的人很多,但有几个人看到如此场景? 有几个人会想到长期生活在干旱的大草原的人们对水的感情?

1970年12月中旬,我到了中蒙边境的二连浩特,帮二连食品公司检疫检验。当时那里的供水情况是: 二连浩特当地没有水,水是从百里外的齐哈日格图用火车运去的,然后用地下管道将水送到供水点。那时二连浩特只有5千人,各单位间没有围墙,几个单位共用一个水笼头。每个水笼头都在一间灰砖砌成的房子里,房子里有一个大铁炉子,每天晚上值夜的人,每隔几小时给炉子加煤,防止水管冻裂,门是上锁的。在门边上的墙上有一小方孔,孔上方钉了一块较大的厚毡子,挂下来将方孔盖的严严实实,一根水管从墙内通出墙外,用水的人将桶放在水管下,左手掀开毛毡,右手伸进方口拧开水笼头。当我第一次去提水时,感到生活在高寒干旱地区的人们,是多么的不易。

前几年在敦煌的雅丹地貌旅游,那里年蒸发量是降水量的数倍,地上寸草不生。可那里的卫生间,因常流水而无异味,在水极度缺乏的地域,如此用水,真不知让人怎么说,我又想起了楊大爷对我说的: 洗什哩?天天洗,天天洗! !

 

Copyright ©2011-2013浙江工商大学校友办公室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3962号 浙公网安备33011802000512号
地址:浙江省杭州下沙高教园区学正街18号综合楼1167室 邮编:310018 联系电话:0571-28877535 投稿地址:xyh@zjsu.edu.cn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