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商大主页 | 旧版 | 管理
网站首页 校情总览 新闻动态 校友组织 商大人物 情系商大 校友刊物 基金会 我要捐赠 服务校友 精彩相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系商大 > 校友文苑
何进平:草原深深(七)
信息来源:68届医102班校友 何进平 发布时间:2018-9-13

在贝力克牧场,三月底的一天下午,我们从马圈回到宿舍,刚坐下来,忽然窗外传来两声锣响:草原起火了,草原起火了。惊谎中我们跑向礼堂。在牧场职工的议论指点声中,只见那遥远的东南,在起伏的大地和兰天白云之间,有一堵黑色的幕墙。其实在回宿舍的途中,我看到一小股烟,当时我想深山里还有工厂。

牧场职工在嘈杂的议论着,同时又紧张的准备救火工具,铁锨,锄头,大扫把,有人从家里拿来工具,一切都在有序自觉的进行着,接着场领导简短的说了几句:灰腾梁起火了……大家注意安全……最后一句,我至今一字不忘:新来的杭州学生不要去。在地广人稀的大草原,在熊熊烈火面前,救火是每一个人的责任,我们几个立即和身边的兽医组组长张锡斌说我们要去!他同意了,并交代我们套穿身上的毛衣绒衣不能穿,以免身上着火脱不下来等等。我们立即回到宿舍,拿上皮衣皮帽棉手套。牧场的大卡车加满油后开来了,大家一窝蜂爬上去。

可能是人多,也可能为了安全,还有就是在起伏的草原上,车开的并不快,在一个陡坡上还下了一些人来推车。一小断崖处长了几棵小树,车停下来,没有工具的人劈下树枝,我们也去劈了一枝,虽然短小,但总比空手强。在车行进的途中,看到几个牧民骑着马,一个解放军骑着骆驼,向火场奔去……。

等我们赶到火场,天己黑了,夜色中一条蜿延的火龙向左右两侧的草原尽头烧去,两三尺高,四五尺高的火苗热气逼人,还发出噼叭的爆裂声,令我有点恐惧,我原以为草原起火也就一二尺高的火苗。先到的解放军总后勤部某单位己在打火,其中还有女性,还有着便装的家属。几句安排后,大家分组分段站在上风头扑向火线,烈火的高温烤得脸要裂开似的生疼,而干热的空气开始令喉头干痛,后来将肺都要烤干似的,令人窒息,大家只好排着队临近火线时,吸足一口气冲上去猛打,憋不住时才退下来,就这样一个退下来,后一个冲上去,一个接一个向前滚动。解放军中还有脱下棉衣打火的,我们手中的树枝是先被烤焦,后是越打越细越短,人也精疲力尽,两三个小时过去,人己极度疲乏,很难支持下去了,也就在这时有了转机:火烧到低矮的枯草区,火苗只有半尺多高,这是极为珍贵的绝佳时机,人们本能的鼓起力气,奋力打火,在大家的积极扑打下,燃烧了几个小时的大火终于扑灭了。

人们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浑身无力继而是身上发冷。这时才感到饥饿和极度的口渴难耐,水,水,那怕是一口水,在茫无人烟的大草原,这完全是种妄想。过了会,有人发现在大草丛的根部还有一点残雪,人们纷纷起来去找。我和孟炎在一大草丛下,找到两三巴掌大的一处积雪,小心的刮掉表面的灰尘层,将白雪塞进嘴里,虽然有些泥土味,此时真比甘露。我们不顾冰冷,一口接一口,好像要吃饱为止。

牧场和总后的汽车都回去拉水和干粮了,大家只有在草原静等,寒冷又使人们点起了几堆篝火,围了好几个圈子,总后勤部的有两三个圈子还拉起了歌,大多是毛主席语录歌和颂歌。彼伏此起,气氛比较热烈。

在高原寒,炊断粮,天上星星月亮,地上堆堆篝火的情景下,我和孟炎也不自禁的哼起了:“雪皑皑,野茫茫,高原寒,炊断粮,红军都是钢铁汉……”,长征组歌中的《过雪山草地》。

忽然有人喊:汽车来了,我们一看,车灯光间歇性的一闪一闪,过了很久才到面前,每人两个窝头和一碗开水,虽用的保温桶,但只是微温,比冷水强。吃完后上车回场。

回场的路比来时艰难的多了,来时因有火场和篝火为向导,而回去,在茫茫黑夜中无任何参照物,仅靠十几米的汽车灯光来辨认方向。按内蒙的规定:每年十月到来年五月的冬季,在草原上开车,必须两辆一组。司机也从来没有在黑夜,在莽莽草原开过车。现在是难而又难,途中熄火了几次,车也停了几次,在漫漫夜色中摸索。有一次下陡坡全车人都下车徒步,司机真是不容易。汽车上坡下坡地开了四五个小时,到底开到哪里了,谁心里都没有底。天蒙蒙亮了人们发现了平顶山,迷茫了一夜的人们终于一块石头落地!

能参加草原打火可说千载难逢的,四十多年来时常重现于脑海,尤其那个时代人们的精气神,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向往!

后续:当年灭火的五位同学,四位调回南方,前几年不约而同的先后带孙辈,故地重游,回访灰腾梁。人人激动无比,其中一位竟在草地上,打了三个滚!!


Copyright ©2011-2013浙江工商大学校友办公室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3962号 浙公网安备33011802000512号
地址:浙江省杭州下沙高教园区学正街18号综合楼1167室 邮编:310018 联系电话:0571-28877535 投稿地址:xyh@zjsu.edu.cn 网站管理